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域名投资交流 > 正文

听书.vip 24

vip

  秦傲雪急忙说:“叶大师,后天我的比赛,您可一定要来啊!”



  “放心,我一定到!”



  此时此刻,燕京cbd。



  全国最大的娱乐公司,英华娱乐集团。



  英华旗下最顶尖的女艺人顾秋怡,正在英华娱乐的摄影棚里,为时尚杂志拍摄封面。



  这次,是她第四次登上时尚杂志的封面,对她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摄影棚中的顾秋怡,穿着香奈儿专门为她量身定制的黑白撞色连衣裙,整个人冷艳中带着几分孤傲,一看便是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女强人。



  摄影师连续拍摄了多张大片之后,顾秋怡终于完成了任务,身边的助理立刻上前,递过来一杯温水和一包小林胃散。



  顾秋怡眉头微皱,似乎有些痛苦,立刻用温水冲服了胃散之后,才稍微缓解了几分。



  此时,英华的老总杨英成满脸堆笑的凑过来,赞叹的说:“秋怡小姐,您今天的造型真是绝了!真乃是倾国倾城之貌!这一期的杂志如果上市,一定又会被粉丝疯抢,甚至还会跟上一期似的,价格炒到十几倍!”



  顾秋怡淡淡道:“杨总,短时间内不要再让我上杂志封面了,我不太喜欢这种感觉。”



  杨英成一听这话,急忙谄媚的说:“哎呀我的顾大小姐,是杂志一直极力邀请您做封面人物,这也不是我决定的啊!”



  顾秋怡说:“那能不能婉拒一下?每次我上了封面,你都要联合杂志出版方炒高杂志价格,20块钱一份杂志,都要被你们炒到200块钱以上,对粉丝是一个很大的伤害,我可不想我的粉丝花这么多冤枉钱。”



  “这算什么呀。”杨英成笑着说:“粉丝正是因为喜欢你,所以才愿意花高价,前段时间有一部古装剧,两个男主大火,他们那个杂志,20块钱一本炒到了300块钱,全国卖了三十几万册,光是这个背后运作的公司就赚了好几千万啊。”



  顾秋怡语气有些反感的说:“杨总,我刚才说过了,不想这么伤害我的粉丝,所以,这次过后,未来一年内,我不会再上任何杂志封面了。”



  杨英成表情有些郁闷,但是却不敢多说一个字。



  别看他是英华娱乐的老板,但是在顾秋怡面前,他只能点头哈腰、卑躬屈膝。



  整个英华娱乐的总资产,不过200亿人民币而已,这背后还有很多股东,杨英成自己持股比例,也不过就30。



  但是,顾秋怡的家族,乃是整个燕京,仅次于苏家、叶家的顾家。



  以顾家的实力,随便拿一点边角料,也可以把英华娱乐买下来。



  顾秋怡之所以进娱乐圈,也不是为了赚钱,而是完全出于个人喜好。



  她喜欢拍戏、喜欢唱歌,再加上又是顾家的大小姐,所以自然是得到了家里的鼎力支持。



  不过既然加入娱乐圈,就要按照娱乐圈的模式运作,顾秋怡也需要一家经济公司来帮她统筹各种工作,以及各种宣发。



  所以,顾秋怡便加入了杨英成的英华娱乐。



  至于为什么选择加入英华娱乐,其实是因为,杨英成是顾秋怡爸爸当年在海外读书时的同学兼跟班,杨英成能有今天的成就,人生中最大的贵人,就是顾秋怡的爸爸。



  所以,顾秋怡在英华娱乐有着超然的地位,也是整个英华娱乐无数艺人中,唯一一个,能够让老板杨英成卑躬屈膝的存在。

  

    完成了拍摄工作,顾秋怡便开口对杨英成说:“杨总,没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今天身体不太舒服。”



  杨英成急忙关切的问:“秋怡小姐,胃部的不适还没调整过来吗?”



  顾秋怡摇了摇头,说:“前段时间在美国拍戏,饮食和水土实在是有些不太适应,再加上拍戏的时间又长,所以有些伤了脾胃,这段时间我准备在家好好疗养,未来一个月就不要给我安排工作了。”



  杨英成哪敢忤逆,忙说:“秋怡小姐放心,这一个月你就踏踏实实的在家休养,改天我一定登门向你爸致歉,你去美国拍戏的这段时间,我应该给你配两个厨师,好好照顾你的饮食起居,都是我考虑不周。”



  顾秋怡微微摆手:“这跟你没有关系,你也不用太往心里去,我先回去了。”



  杨英成殷切的问:“秋怡小姐,要不要我派车送你?”



  顾秋怡摇摇头:“不用了,我的保姆车就在公司楼下。”



  这时候,顾秋怡的经纪人、一个与她年纪相仿的气质型美女迈步走了进来,看到顾秋怡已经准备要走,便问:“秋怡,片子拍完了吗?”



  顾秋怡点点头:“都拍完了,未来一个月我就先不工作了,有工作的话,先帮我挂着,等我恢复好了再说。”



  经纪人一听这话,立刻说道:“那行,那我未来一个月就把工作都压在我这里。”



  说着,她随手晃了晃手里的一份文件,说:“金陵有家药品行业的公司,想找你给他们的胃药做代言,我本来想让你看一看他们的资料,既然这样的话,那就等一个月之后再说。”



  顾秋怡嗯了一声,正要往外走,忽然又有些好奇的问:“你说是给胃药做代言?”



  “对。”经济人笑着说:“他们那个药,叫什么九玄胃散,听名字就玄玄乎乎的,感觉就不是很靠谱的样子,我直接拒了算了。”



  顾秋怡点点头,可紧接着又下意识的说:“对了,他们胃药的资料给我看一下。”



  这段时间,顾秋怡自己一直饱受胃病的困扰。



  她这种胃病,其实并非是病理性的病变与损伤,就是长期水土不服、饮食不习惯所导致的脾胃失调。



  她去医院看过几次,也吃了一些西药,但是基本上都没有什么效果。



  唯一有效的,就是小林胃散。



  不过小林胃散这款药,虽然有效,但也有它的尴尬之处。



  那就是,这药治标不治本。



  胃部不适强烈的时候,服用一包小林胃散,胃部的不适立刻就能得到缓解,但是这种环节是有时效性的。



  什么时候能维持五六个小时,但不好的时候有可能只能维持一两个小时。



  顾秋怡服用小林胃散,已经整整服用了一个礼拜,一个礼拜以来,她的用量越来越大,但是,一旦药效过去,依旧还是有强烈的不适感,也就是说,从本质上来看,她的脾胃失调并没有得到任何治疗。



  所以,她正打算找一找燕京顶尖的中医帮自己看一看,接下来的一个月,拿几幅中药回家好好调理。



  不过眼看这么巧,有一家药品公司,想让自己代言他们的胃药,这让她一下子有了几分兴趣。



  于是她便从自己的经纪人手里要了九玄胃散的资料,大概看了看关于这款胃散的介绍。



  介绍上说,九玄胃散,乃是从中国古代医典中,提取出来的养胃古方,然后辅以现代制药科技,进行二次开发的汉方创新药品,对胃部不适以及各种胃病、脾胃失调,都有很好的缓解以及治疗作用。

  

    这让顾秋怡很是好奇。



  她知道,效果不错、销量很好、口碑也很好的小林胃散,其实就是根据古代汉方进行开发的,说白了,就是剽窃中国老祖宗的医学成果。



  不过,她也不得不承认一点,小林胃散确实比很多国内药厂生产的同类型中成药,效果都要强得多。



  所以,她也不知道,这个九玄胃散,到底有小林胃散的几分实力。



  但是,九玄胃散的名字,她本人很是喜欢。



  九玄的意思,乃是九天之上,这是根据中国古代神话故事,演变出来的一个词语。



  在古代中国,数字九,乃是最大的数,所以有登峰造极之意。



  这九天,便代表着最高的存在。



  于是,顾秋怡询问自己的经纪人:“他们给样品了吗?”



  “给了。”经纪人急忙从一个快递文件封里,拿出一小包九玄胃散递了过去。



  顾秋怡惊呆了,脱口问:“什么鬼?就给了这么一小包?”



  “是啊”经纪人尴尬的说:“这信封里面还有一张小纸条。”



  “纸条里写了什么?”



  经纪人说:“纸条上写:脾胃不适,一包足矣;好与不好,一试便知”



  顾秋怡听的目瞪口呆,脱口道:“这帮人抠就直说,还什么一包足矣,我就不信,这小林胃散,我这几天一天都吃十几包,它这一包就行了?”



  经纪人尴尬的说:“谁知道他们在搞什么,有可能就是哗众取宠来的吧”



  顾秋怡气鼓鼓的说:“我还就不信他这个邪,我非得试试看,这药到底有多神奇!”



  说着,她便准备撕开这小小的包装。



  “别啊秋怡!”经纪人赶紧拦住她,开口道:“咱现在对这个要什么都不了解,万一他是个三无产品的,你万一吃下去,再受点什么损伤,或者重金属摄入过量中毒怎么办?”



  顾秋怡问她:“这药有批文吗?”



  “我看看。”经纪人翻看了一下邮寄过来的资料,点点头说:“这上面写道是有批文,不过批文也是刚下来不久。”



  顾秋怡说:“别管它下了多久,只要有批文就肯定是正规产品,哪怕它没有什么效果,也肯定不会是毒药,我试试看。”



  经纪人说:“还是别试了秋怡,日本的小林胃散都调理不好你的脾胃,金陵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药企生产出来的东西,效果肯定就更差了。”



  顾秋怡一脸正色的说:“多多,这我就得批评你了,你怎么能这么崇洋媚外呢?凭什么就认为国内的药企生产出来的未散,比不上日本的小林胃散呢?”



  她的经纪人陈多多嘟囔道:“我不是崇洋媚外,我是怕你吃了这胃散出点什么状况。”



  顾秋怡笑着说:“那我现在就试试看,要是有什么问题,你替我打120。”

  

    顾秋怡打开这包仅有13克药粉的九玄胃散,包装撕开的那一刻,她便闻到了一股非常强烈的药香味道。



  虽说小林胃散、太田胃散等同类药品也有比较强烈的药香味儿,但是顾秋怡感觉,另外两种的味道,远不如九玄胃散的闻起来这么舒服。



  一旁的陈多多也闻到了这股味道,紧张的说:“秋怡,这药闻起来这么香,不会添加了什么香精吧?”



  顾秋怡白了她一眼:“少瞎扯,这明明是正宗的本草香味儿,证明人家用的都是上好的药材。”



  说着,她仰起头,将包装袋里的药粉倒入口中。



  瞬间,一股清清凉凉的味道,在她的口腔中迅速化开。



  顾秋怡赶忙喝了一口温水,将药粉送服到了腹中。



  下一刻,她便感觉自己的胃变得暖洋洋的,就像是冬季三九天,在外面走了很久之后,回到家将冰凉的脚丫子,泡进温水中的感觉一样,非常舒适。



  她不由得惊叹:“这个药的药效好神奇啊!我的胃里一下就舒服了很多!”



  “是吗?”陈多多惊讶的问:“有这么神奇吗?跟小林胃散比起来哪个好?”



  顾秋怡斩钉截铁的说:“当然是这个!这个比小林胃散要舒服多了!天呐!我胃里那股暖流竟然还在,似乎还在胃部流动,这感觉太棒了这一个月来,我的胃还从来没有这么轻松过!简直就像是恢复正常一样!”



  “我吃了那么多小林胃散,每次吃都只是能够一定程度缓解痛苦,但还从来没有这么彻底的缓解,这药的效果真是有点神奇!”



  陈多多作为顾秋怡的经纪人,每天与她待在一起,自然知道,顾秋怡这一个来月,是饱受脾胃失调的痛苦。



  也知道,顾秋怡为了治好胃部的不适,做了多少尝试和努力。



  没想到,真正让顾秋怡得到很大缓解的,竟然是一款名不见经传的国产新药。



  顾秋怡忍不住说:“我要好好观察观察,看看这个药到底能顶多久!”



  陈多多说:“那你现在怎么打算?是回家还是?”



  “回家。”顾秋怡说:“拍照拍了好几个小时了,实在太累了,我想先回家休息休息。”



  陈多多点点头:“那行,我现在就让司机把车开到电梯口!”



  顾秋怡让她收拾了自己的东西。下楼坐车返回自家的别墅。



  这一路上,她一直担心自己胃部的不适还会重新出现,但没想到,自己的胃就像恢复了正常似的,一直没有再反复。



  回到家、休息了一个下午。



  失调的脾胃,一直没有再给自己添乱。



  这让顾秋怡非常开心,整个人也终于能够如释重负。



  一直到晚上睡觉之前,顾秋怡的脾胃不调都没有再反复发作。

  

    这段时间以来,她每到晚上就十分痛苦,因为一到晚上,胃部不适的感觉就会来的,更强烈也更频繁。



  所以晚上根本就不可能睡个好觉,一般来说一两个小时就会疼醒,然后服用一包小林胃散接着睡,睡一两个小时之后再次疼醒,如此反复。



  这样一晚上下来,那简直跟刚打完仗没什么区别,对体力和精力消耗特别大。



  但是,这一晚,她终于又体会到了一觉睡到自然醒的幸福感!



  从晚上十点钟睡觉,到翌日早晨八点半,顾秋怡都没有感觉到任何的不适。



  八点半,她醒来之后,从床上爬了起来,这才感觉胃部稍稍又有了几分不适感。



  她心里不由惊叹,没想到,一小包九玄胃散,竟然就能有这么好的效果,药效差不多持续了二十个小时!



  要知道,小林胃散同样的一小包药,只能持续大概两个小时左右。



  而且,小林胃散那两个小时的药效,只能一定程度缓解,不能完全缓解,但是九玄胃散这二十个小时的药效,可是完全缓解!



  这么一比较起来,小林胃散比九玄胃散差得太远了!



  顾秋怡一边震惊,一边也期待着,能够抓紧时间再搞到一点九玄胃散,趁着自己的胃没有难受起来,赶紧先服下去!



  可是,她这个时候才想起来,那个九玄制药,只给陈多多寄来了一包样品!



  顾秋怡不禁气鼓鼓的自言自语道:“这个九玄制药,到底是个什么抠门公司啊?”



  “想找自己代言他们的药品,结果只给了那么一小包样品?过分了吧!”



  “你好歹也给一盒啊!”



  “真的是太讨厌了!”



  说完,她立刻掏出手机,给陈多多打了个电话:“多多,那个九玄胃散,现在上市了吗??哪里能买到???”



  陈多多说:“他们给我的资料上说,他们现在已经拿到批文开始批量生产了,但是,没有立刻上市销售,说是要等代言人敲定之后才会高调推广上市。”



  “哎呀烦死了!”顾秋怡说:“你给他们打个电话,就说我愿意代言他们这款药,不过前提是,必须立刻想办法给我再送一点过来!”



  陈多多惊呼道:“秋怡,你真准备代言这款药啊?说实话,这款药不符合你的形象定位!”



  顾秋怡问:“为什么不符合?难道我就不能代言胃药吗?”



  陈多多忙说:“能代言,但不是代言这种啊你听听这个名字,九玄胃散,要多土有多土,跟你这种走国际化路线的大明星放在一起,完全就是土到掉渣,配不上你的风格!”



  顾秋怡气鼓鼓的说:“不懂别瞎说啊!人家这名字起的很大气!我不是跟你说了吗?九玄就是九天的意思,知不知道伟人的诗句里写过,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九玄这个名字,可以说具备了我们中国文化的精髓!”



  “还有!人家这药的药效这么好,是我亲身体验过最好的胃药,这么好的东西,我当然愿意代言,把这样的好东西推荐给全国人民、世界人民,也算是我的一点小小贡献!”



  陈多多说:“好吧好吧我这就跟这家药厂联系,先让他们给准备更多的样品过来,然后我再跟他们谈代言合同的事情。”

  

    陈多多给魏亮打电话的时候,魏亮正在九玄制药监督九玄胃散的生产工作。



  现在,整个九玄制药全部的生产经历都集中在九玄胃散一款药品上。



  因为药效实在太好,所以,魏亮深信,这款药品在上市之后,一定能够迅速火遍全国,甚至火遍全球。



  所以,他按照叶辰的要求,开足马力生产,为正式上市做好准备。



  接到陈多多的电话,魏亮笑着问道:“陈小姐,不知道代言的事情顾小姐考虑的怎么样了?”



  陈多多说:“是这样魏总,我们秋怡之前从来没有代言过任何一款药品。之所以答应代言你们家的胃散,确实是因为她亲自服用了这款药,感觉这款药的效果很好,所以,我们秋怡小姐决定代言你们家的产品,打电话过来就是要跟您说一下具体合作的细节。”



  魏亮心中一喜,忙道:“陈小姐请说。”



  陈多多道:“秋怡小姐的代言费是八千万人民币,代言有效期为三年,这三年内,她每年可以为你们公司拍摄两次广告,平面广告和一次电视广告,同时每年可以为你们公司出席一次活动。”



  魏亮惊呼一声:“八千万?这是不是太贵了一点”



  陈多多说:“贵?这个价格,已经是去年的行情了,前段时间,一家日本汽车企业,给秋怡出到一亿三千万代言费,秋怡没有接受。”



  魏亮听得暗暗咋舌,不过他也知道,顾秋怡是国际大明星,名气很大,在国内绝对是翘楚中的翘楚,所以价格贵一些,应该也属正常。



  8000万虽然很多,但是对现在的九玄制药来说,还真算不得什么。



  于是,他便开口道:“八千万不是问题,但我们希望,顾小姐能尽快到金陵跟我们签约,另外,我们的广告拍摄,也最好在金陵进行。”



  “这没有问题。”陈多多说:“不过我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能不能麻烦魏总,用最快的快递再给我们邮寄一点九玄胃散过来?”



  魏亮忙说:“不好意思陈小姐,我们的胃散现在还没有正式上市,所以按照规定,我们是不能提前泄露商品的,之前给您邮寄那一小包,已经是破例了。”



  陈多多不满的说:“魏总,大家马上就要深入合作了,何必还这么死板呢?我们秋怡小姐前段时间在美国拍戏,脾胃有些失调,最近一直没有什么好转,服用了你们的九玄胃散之后,确实有了很大的改观,所以才委托我,跟您这边再协商一点药品,来帮她尽快恢复”



  魏亮无奈的说:“真不好意思陈小姐,这件事情是我们老板规定的,当初我们就遇到过日本药企试图抢夺我们药方的事情,所以对此我们也非常谨慎,而且,我也不可能忤逆我们老板的意思,否则我这个总经理也不用干了。”



  “既然秋怡小姐已经答应代言我们的九玄胃散,而且她又真的很需要这款药,那可以请她尽快来一趟金陵,这样,我们就可以在开展合作的同时,给她提供足够的九玄胃散。”



  “对了,麻烦转告秋怡小姐,我们这款胃散药效极佳,如果秋怡小姐只是脾胃不调的话,相信服药三天就能彻底治愈。”



  魏亮给顾秋怡的经纪人发合作意向的时候,并不知道顾秋怡的真正底细。



  他和市面上所有的普通人一样,都以为顾秋怡就是一个当红明星,但并不知道,顾秋怡还是出身名门。

  

    娱乐圈有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越是背景很强的人,越喜欢把自己包装成出身非常普通的草根,而那些越是没什么背景的人,反而喜欢各种包装自己,把自己渲染成大户人家出身,好像这样就能让人高看一头似的。



  其实,顾秋怡就是整个国内娱乐圈,背景最强的那个,没有之一。



  所以,顾秋怡在娱乐圈也非常自律,从来不传任何绯闻,更不会做任何有损自己声誉的事情。



  其他明星,平时到处接工作、接代言,无论让他们代言什么,只要给钱就立刻签约。



  但是,顾秋怡是个异类,她很少接广告代言。



  很少接的原因,一方面是不缺钱,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明星代言产品经常出现翻车事故,所以她对此非常谨慎。



  她代言的产品很少,而且大都是大企业的虚拟产品,比如前段时间,她签约了陡音的代言人、还签约了微信的推广大使,但是,一些生产销售实体产品的企业,花大价钱请她做代言,她一般都不会接受。



  之所以不接受,就是因为不想粉丝因为喜欢自己,而盲目购买自己代言的产品,否则万一产品有点什么问题的话,便是自己的责任。



  曾经,有个著名的相声演员,代言了一款减肥产品,后来那款产品被定义为假冒伪劣;



  还有一个著名的武打动作演员,代言了一款防脱洗发水,结果有媒体爆料,说这款洗发水含有致癌物质。



  这样的事情在娱乐圈层出不穷,所以顾秋怡也非常谨慎,而且她也确实不缺钱,所以对代言本身就不太感兴趣。



  但是这一次,九玄胃散给她的感觉很不一样。



  首先是,九玄胃散真的很有效!效果比自己吃过的任何一种胃药都要强得多,网红产品小林胃散跟它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差出了不止10倍。



  其次是,九玄胃散是发掘自中国的古汉方,这一点很让顾秋怡尊重。



  这年头,大部分人都在刻意抹黑中医,也有很多人打着中医的旗号招摇撞骗,真正愿意尊重中医,并且将中医发扬光大的人实在是太少见了。



  除此之外,顾秋怡自己也是个非常爱国的女明星,她知道日韩很多药企疯狂发掘古汉方,对此也颇有几分愤慨,而且也对国内药企有了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受。



  不过现在,她对九玄胃散的母公司九玄制药非常赞赏,甚至,把这个公司视作了中医发扬光大的希望。



  正因为这些原因,她心里才有了代言九玄胃散的决定。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很关键的原因,是因为她现在迫切需要更多的九玄胃散。



  在她眼里,现在唯一能治好自己脾胃不调的药,就是九玄胃散了!



  所以,她听到陈多多反馈之后,立刻就作出决定,明天一早就去金陵!

  

    顾秋怡启程来金陵的时候,叶辰刚好骑电瓶车出门前往体育馆。



  今天是小辣椒秦傲雪的八强战。



  她要迎战本次比赛的三号种子、巴西选手乔安娜。



  两人将在今天的比赛中,决出一位能够挺身进入4强的选手。



  如果秦傲雪能够一路势如破竹的话,那么她赢了今天的比赛之后,还要再打一场4进2。



  如果4进2也赢了,那就可以去打最终的决赛了。



  满打满算,距离冠军也就剩下最后三场比赛。



  所以,叶辰决定,往后绝不错过秦傲雪的每一场比赛,一定要亲眼见到她夺得冠军。



  就在叶辰打车前往体育馆的路上,魏亮给他打来电话,开口道:“叶大师,我刚才接到电话,当红女星顾秋怡,和她的经纪人已经准备起飞来金陵了,预计1小时40分钟后就会在金陵降落,我已经安排好了车队去机场接机,先请她们到九玄制药参观一下,您要一起来吗?”



  叶辰说:“我就不过去了,现在要去看秦傲雪比赛,你自己招待她们吧。”



  魏亮又问:“我晚上打算安排她们在香格里拉吃饭,然后安排她们住在香格里拉大酒店,您看有问题吗?如果没问题的话,我就给陈总打个电话。”



  叶辰说:“我没什么问题,这事就让陈泽楷安排吧。”



  “那叶大师您晚上还过来吗?”



  叶辰忽然想起老婆萧初然,于是便道:“对了,我老婆是顾秋怡的铁杆粉丝,晚上我带她一起过去吧,不过你先不要跟这个顾秋怡透露我的身份,饭桌上见了面,你就说我是你的一个医药顾问,这样也免得我老婆起疑心。”



  “好的叶大师,我知道了!”



  叶辰挂了电话之后,又给自己的老婆萧初然打了过去。



  萧初然此时正在公司忙工作,接到叶辰电话,笑着问:“老公,工作时间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啊?”



  叶辰很少听到萧初然叫自己老公,不过自打两人那日接吻之后,感情确实增进了不少,她对自己也愈发亲昵,所以,这一声老公,听得叶辰心情是格外舒畅。



  他笑呵呵的对萧初然说:“老婆,晚上没什么安排吧?”



  “没有,怎么了?”



  “哦,没什么,晚上刚好一个开药厂的朋友请客吃饭,说是让我带上你一起。”



  “开药厂的朋友?为什么要请你吃饭啊?”



  叶辰笑着说:“请我做顾问啊,你忘了,我多少会点中医,咱爸之前受了伤、头部有瘀血,还是我配得药治好的。”



  萧初然想起这事,笑着说:“你不说我还真快忘了,你们俩吃饭,我跟着去合适吗?”



  叶辰笑道:“合适啊,当然合适了!我跟你说,他还请了其他的贵客,到时候可以介绍你们认识一下。”



  萧初然说:“好啊,我反正晚上没什么事,听你安排。”



  “行,那下午我再给你打电话。”



  萧初然说:“好,那我就先挂啦,还有事要忙呢。”



  叶辰急忙说:“好老婆,亲一口再挂嘛!”



  “不要”萧初然羞臊的说:“你现在越来越得寸进尺了。”



  叶辰嬉皮笑脸的笑道:“嘿嘿,老婆啊,咱俩嘴对嘴的都亲了,电话里亲一下怕什么的?来。老公先亲你一下!”



  说着,嘴里发出了一个亲吻的声音。



  萧初然的电话那头羞臊难耐,声音也有些羞答答的说:“真是服了你了,电话里都能耍流氓!”



  叶辰笑道:“你可是我亲老婆呀,这怎么能说是耍流氓呢?”



  说着,他耍起赖来:“好老婆,就亲一下嘛,好不好?求求你啦!”



  在金陵的上流社会,几乎每个人都知道,叶辰叶大师乃是人间真龙,寻常人见了他,都是卑躬屈膝的份儿,哪见过他哀求别人?



  也就是老婆萧初然,能让他这么死乞白赖了。



  萧初然虽然羞臊,心里倒是也觉得有些甜甜的,于是便娇声道:“好好好,怕了你了,就一下,可不许再得寸进尺了!”



  “好,就亲一下,亲一下我就挂电话了。”



  萧初然这才羞涩不已的发出一个亲吻的声音。



  这一声亲吻,听的叶辰浑身骨头都快酥了。



  于是,他死皮赖脸的说:“好老婆,刚才声音太小了,没听清,再来一个嘛!”



  萧初然带着三分气愤的说:“你这坏蛋,就知道你没安好心眼,挂了!”



  说完,娇羞不已的挂断了电话。



  叶辰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嘟嘟声,嘿嘿一笑,这才心满意足的把手机揣进兜里,继续骑着他那台拉风的小电驴,向着体育馆驶去。



  此时的体育馆内,之前的8个擂台已经变成了4个。



  场地一下子空旷了不少,但是相应的也增加了很多观众席。



  毕竟已经打到八强战了,比赛越往后,选手的实力越来越强,比赛的观赏性也越来越高。



  这一场比赛,叶辰不再是单纯的观众,而是秦傲雪现在的教练。



  所以他到了体育馆之后,便直接去了后台选手休息室。



  此时,秦傲雪刚换好比赛服,然后为了保暖,在外面又批了一条毯子。



  见叶辰来了,她开心至极,娇声问他:“叶大师,您今天给傲雪做了什么战术安排啊?”



  叶辰笑道:“今天没有什么战术安排,你现在身体素质提升这么大,我相信这场比赛对你来说绰绰有余,你只管全力以赴去打就可以。”



  秦傲雪羞赧的问:“叶大师,您对傲雪就这么有信心啊?您就不怕傲雪输了这场比赛?”



  叶辰一脸认真的说:“我相信,大家眼中的小辣椒秦傲雪,是绝对不会让我失望的。”



  秦傲雪俏脸登时一红,羞答答的说:“叶大师放心,傲雪一定全力以赴!”



  与她的休息室,仅一墙之隔的,便是伊藤菜菜子的房间。



  此时,山本一木也跟她说了与叶辰同样的话:“菜菜子,今天这场比赛,对手实力远不如你,所以我就不跟你做什么战术安排了,相信你一定可以轻松取胜。”



  伊藤菜菜子点点头,认真道:“师父放心,菜菜子定会拿下这场胜利!”



  正说着,敲门声忽然响起。



  一直在门口处站着的田中浩一急忙打开房门,便见一身蓝色西装、打扮有几分帅气的小林次郎正站在门口,手里还捧着一束玫瑰花。



  门一开,他便迈步走了进来,笑着对伊藤菜菜子说:“伊藤小姐,在下特地赶来,祝您旗开得胜!”

  

    伊藤菜菜子眼见小林次郎进来,好看的眉头微微一皱。



  自从上次和小林次郎共进午餐之后,小林次郎便三番五次的上门叨扰,让伊藤菜菜子不胜其烦。



  其实,伊藤菜菜子那天吃饭的时候,故意说出自己的择偶观,说出当自己另一半,最重要的是实力要比自己强,为的就是让小林次郎知难而退。



  可是,小林次郎好像本能的过滤掉了她的那一句话。



  更过分的是,这家伙退掉了香格里拉的房间,搬到了金陵国际大酒店,干脆就住在了伊藤菜菜子的对面,这让伊藤菜菜子非常不满。



  但是,她的父亲伊藤雄彦又不断的要求她,让她对小林次郎友好一些,这就更让伊藤菜菜子郁闷不已。



  心里反感,却又不能动怒、不能驱赶,就像是有一只大苍蝇在耳边嗡嗡嗡的分来飞去一样,令人烦躁。



  田中浩一虽然很清楚,自家大小姐比较厌恶这个小林次郎,但是,因为会长大人有过吩咐,所以他便伸手将小林次郎递过来的鲜花接了过来,恭敬的说:“小林先生您有心了,我替我们大小姐谢谢您!”



  小林次郎点了点头,迈步走到伊藤菜菜子面前,绅士的笑道:“菜菜子小姐,待会我会在台下为你加油助威的。”



  伊藤菜菜子面无表情的说:“小林先生,我比赛之前比较喜欢安静,所以还请你先出去吧。”



  小林次郎笑道:“我可以不说话,只是默默的看着菜菜子小姐就好了!”



  伊藤菜菜子没想到小林次郎的脸皮这么厚,于是便淡淡的说:“小林先生自便吧,我要闭目养神一会。”



  小林次郎点点头,干脆就在伊藤菜菜子的斜对面坐了下来。



  眼看着美目微闭、满脸平静的伊藤菜菜子,他心里不由得又心猿意马起来。



  暗忖:这个女人,真的是静若处子、动若脱兔,在台上那么英姿飒爽,可是安静下来,却轻柔如水一般,而且,她的容貌又是那么的美艳动人,简直就是日本男人最爱的大和抚子!



  所谓大和抚子,不是一个人名,而是日本文化特有的一个词汇,指那些性格文静矜持、温柔体贴、成熟稳重,并且还同时具备高尚美德、绝佳气质的绝佳女性。



  可以说,大和抚子型女子,在日本,就是所有日本男人梦寐以求的女神。



  也通常被日本男人看作是最理想女性的代表,值得用毕生精力追求的所在。



  所以,小林次郎也已经将伊藤菜菜子,当成了自己最佳的人生伴侣,无论如何,都要全力以赴将她追求到手!



  一个男人,能得到这样一个完美的女人,才真正是不虚此生!



  十分钟后,比赛组委会的工作人员敲开房门,说:“伊藤菜菜子小姐请准备入场了,您的比赛场地在二号擂台。”



  伊藤菜菜子站起身来,微微鞠了一躬,说:“谢谢!”



  一旁的山本一木表情带着几分冷酷,开口问道:“中国选手秦傲雪在几号擂台?”



  工作人员说:“四号。”

  

    山本一木便对伊藤菜菜子说:“菜菜子,这场比赛我相信你肯定能在首轮就直接ko对手,所以我就不去现场指导你比赛了。”



  伊藤菜菜子好奇的问:“师父,您是要去看那个秦傲雪比赛吗?”



  “是的。”山本一木说:“我要去看看她的教练到底有多强大,竟然能够一击废掉那个赵海潮,如果他真有真材实料,那将来对我们绝对是个巨大的威胁,而且,我也看看那个秦傲雪在他的指导下,有没有什么进步。”



  小林次郎急忙凑过来,一脸认真的说:“山本先生请尽管去忙,菜菜子小姐这边,我会全程陪伴她打完比赛的!”



  山本一木无奈的摇了摇头。



  他对小林次郎也有些反感,认为这样手无缚鸡之力的男人,根本配不上自己的杰出徒儿,在这里像苍蝇一样嗡嗡叫,只会让人厌恶。



  不过,他虽然在日本贵为国宝级高手,但面对伊藤家族,面对伊藤雄彦,他也必须要给予足够的尊重,所以也不好直接对小林次郎表达自己对他的厌恶和不屑,所以干脆将他视为空气,不予理会。



  小林次郎没想到山本一木竟然不理会自己,心里有些恼火,不过他知道山本一木是伊藤菜菜子的恩师、是伊藤菜菜子非常尊敬的人,所以只能把心头的恼火压了下去。



  不仅选择了忍气吞声,他还趁机会拍了山本一木一波马匹,笑着说:“山本先生,您是日本著名的顶级高手,不必将一个中国二流选手的教练放在眼里,无论是教练,还是选手,肯定都比不上您和菜菜子小姐!在我眼里,菜菜子在您的带领下,一定能够连夺两届奥运会冠军!到时候,您二位都将成为闻名全球的日本之光!”



  俗话说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山本一木听到这种恭维,心里也是得意的很。



  他年轻的时候,时运不佳,虽然贵为日本最强,但一直被中国几名老前辈级的选手压着,从来没有拿过世界冠军。



  后来年纪大了,打不动奥运会了,奥运会就成了他的一大遗憾。



  现在,他最大的目标,就是带出一个能拿到奥运会冠军的徒弟,当自己的徒弟代表自己登上奥运冠军领奖台的时候,自己终生的遗憾,也就算是被弥补了。



  随即,伊藤菜菜子和山本一木一齐出了休息室,小林次郎和田中浩一则跟在两人身后。



  刚一出门,正好隔壁的房间里,叶辰也和秦傲雪并肩走了出来。



  秦傲雪一看到山本一木与伊藤菜菜子,顿时惊呼一声,低声道:“叶大师,那个女孩就是伊藤菜菜子!她身边的就是日本国宝级高手,山本一木!”



  叶辰抬头看去,一瞬间被伊藤菜菜子的容貌所震惊。



  他见过很多漂亮女人,但能给人如此清澈感觉的女人,倒还是第一次见。



  山本一木也认出了秦傲雪,紧接着,便立刻将视线集中到了叶辰身上。



  他心中暗忖,难道这个年轻人,就是秦傲雪的新教练?看起来,似乎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地方。



  而这个时候,小林次郎看到叶辰,登时如见到鬼一般!



  他是认识叶辰的!



  因为,当初叶辰间接毒死了自己的爸爸,又受自己所托,杀了自己的哥哥,顺带着敲诈了自己家一百一十一亿人民币!



  那时候,他就找人调查过叶辰的资料,拿到过叶辰的照片!



  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到这个煞星!

  

    叶辰在看向伊藤菜菜子的时候,发现在她的身后,有一道奇怪的目光,正在注视着自己。



  他下意识的皱眉看去,却见一个模样,有几分眼熟的猥琐男子,正看着自己一脸惊恐。



  别看这小子长得人五人六的,但是在叶辰的火眼金睛下,一眼就看出这小子不是什么好鸟,必定是那种满嘴仁义道德、满腹男盗女娼的人渣。



  叶辰这一眼看过去,便看着小林次郎浑身发抖!



  他不能不抖,因为这个叶辰实在是给他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他见过狠人,据说早些年在香港,有一个大哥绑架了首富的儿子,浑身捆着炸弹走进首富的别墅,然后敲诈了十亿港币。



  他也听说过欧洲有一起震撼全球的运钞车抢劫案,劫匪从运钞车里抢走了过亿欧元。



  但是他从来没听说过那个王八蛋,用毒药把别人毒死,还骗了对方家里100亿人民币。



  叶辰就是这种匪夷所思、前所未闻的牲口。



  根据他的调查,叶辰手段极其狠辣,当初自己哥哥,小林一郎带来金陵的好几个身手不凡的保镖,据说全被他的手下剁碎喂了狗,一想到这件事,他便毛骨悚然。



  这次来金陵,他也很害怕会遇见叶辰,所以他为人处事非常低调,到了金陵之后,只待在酒店,极少出门。



  但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在大学生散打比赛的现场,见到这个煞星!



  所以,他心里极度紧张。



  叶辰也看出他很紧张,心里不由得有些好奇,自己并未见过这个男子,应该与他不曾相识,那他为什么要用如此惊恐的眼神看着自己呢?



  片刻之后,叶辰忽然想明白,自己为什么看这个家伙有些眼熟了!



  这家伙的相貌,和正在洪五养狗场喂狗的小林一郎,竟有那么六七分的相似。



  当叶辰在打量小林次郎的时候,伊藤菜菜子的教练山本一木也在打量着他。



  同样也在打量着叶辰的,还有山本一木身边的伊藤菜菜子。



  因为之前听赵海潮说起过叶辰,所以他们俩,都试图能够通过眼睛,来看出叶辰的大概修为。



  叶辰此时看着小林次郎,热情的笑道:“哎呀!如果我没认错的话,这位就是小林家族的小林次郎先生了吧?”



  小林次郎看着满脸热情笑容的叶辰,忍不住打了一个冷战。



  但是他知道自己现在是在叶辰的地盘上,对这种煞星,说什么也不能招惹和怠慢。



  于是,小林次郎只能强颜欢笑,哆哆嗦嗦的说道:“阁阁下一定就是叶叶辰叶先生吧?”



  叶辰听到小林次郎说出自己的名字,哈哈笑道:“小林先生果然非常聪明啊,咱们两人在今日之前平生都素昧谋面,你竟然认出了我。”



  小林次郎看着叶辰,他的心都在滴血,同时在心里暗骂:“你这个混蛋,我怎么能认不出你了,你可是坑了我们小林家110亿人民币,又害死我们小林家两位直系亲属的罪魁祸首!”



  “虽然我哥哥是我花钱雇你杀死的,但他怎么说也是死在你的手里。”



  小林次郎虽然心里很生气,但是面上可不敢有半点忤逆,急忙赔着笑说:“叶先生,没想到您本人这么帅气、英俊、高大、潇洒!”

  

    叶辰笑了笑:“小林先生也不赖嘛,看你收拾的完全就是一个精神小伙,不过就是个头矮了点儿啊。”



  小林次郎一阵郁闷。



  他身高还不到一米七,虽然在亚洲男人群体中已经是正常身高了,但是还远达不到高富帅的那个标准。



  小林次郎做梦都希望能够长到一米八,但尝尽了很多办法,依旧没能如愿。



  所以,身高的问题一直都是他心头之痛。



  眼下当着伊藤菜菜子的面,被一米八五的叶辰调侃身高,这让他脸上多少有些挂不住。



  叶辰这时候又说:“哎,小林先生,没想到你的普通话说的很标准嘛,比你那个哥哥可是强了很多啊!”



  小林次郎急忙说:“我哥哥生前比较懒惰,所以一直没有非常认真的学习中文。”



  “噢”叶辰轻轻点了点头,笑道:“我听说小林先生的企业,赞助了这次散打比赛,这也是你来金陵的原因吧?”



  “是的是的”小林次郎擦了一把额头的冷汗,忙道:“我们是这次比赛的赞助商,而且我本人要在决赛之后,亲手为本次比赛的冠军颁奖。”



  叶辰点头一笑,对身边的秦傲雪说:“傲雪,看见这个小矮个没有?回头等你拿了冠军,就是他给你颁奖。



  “小小矮个?!”



  听到这话,小林次郎心里非常郁闷!



  自己在日本也不算矮了,为什么这个叶辰要叫自己小矮个?



  而且他说话也太瞧不起自己了,自己好歹也是一米六几的一个大活人站在这里,他竟然还问那个秦傲雪,看见自己这个小矮个没有?



  难道自己已经矮到让秦傲雪看不见了吗?



  小林次郎心里郁闷之极,但是他知道自己是在别人的地盘上,所以也不敢将心里的郁闷和愤怒表露出来。



  这时候,旁边的山本一木,表情有些难看。



  他看着叶辰,冷冷道:“这位先生说话的口气未免有些太狂妄了吧?”



  叶辰皱起眉头,指着小林次郎,问山本一木:“老爷子,你自己看看,我说他是小矮个难道说错了吗?”



  小林次郎再次遭受暴击,几乎就有一口鲜血堵在喉头,险些要吐出来。



  一旁的伊藤菜菜子,忽然噗嗤一下笑出声来。



  她听出叶辰是故意在借机讥讽小林次郎,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这么幽默。



  此时,山本一木却黑着脸说:“我说的口气狂妄,并不是这个小矮个子,而是你刚才和秦傲雪说的话,这届比赛的冠军,一定是我身边这位伊藤菜菜子,她是我们日本最年轻、最有希望的散打高手!在同龄人中,无人能及!”



  伊藤菜菜子一听这话,急忙微微低头,谦逊地说:“师父您言重了,中国有句古话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菜菜子不敢妄称无人能及”



  山本一木冷声道:“菜菜子!一名武者,在任何时候都一定要有必胜的信念与信心!”



  叶辰此时,饶有兴致的打量起了山本一木。



  其实他本人对散打搏击圈并没有什么了解,如果不是秦傲雪要参加这个比赛,他根本就不会关注这个圈子里的人。



  因为在他看来,散打搏击就算练到极致,也不过就是传统武学所说的外家子弟。



  世人皆知,只练肌肉和骨骼以及技巧的搏击,就是最基础的外家弟子,善于用气,善于使用内劲,并且用内劲带动全身的,才是真正的内家弟子。



  但是,全天下练习武道的人多不胜数,就连学习跆拳道的三岁小孩子,也多多少少,算是一个练武之人,可这么多人里面,真正会用气劲的,万中难有其一。



  山本一木这个人,一看就是外家高手,别看他已经和自己的老丈人差不多大,但是他的身体素质很强,肌肉骨骼以及整副身体的爆发力,都远在一般人之上。



  但是在真正的内家高手面前,山本一木几乎不堪一击。



  之所以这样的外家高手,能够在国际大赛上拿到奖牌,关键原因就在于,内家高手是根本不屑于参加这种比赛的。



  如果把这种比赛,比做是好声音之类的选秀节目,那内家高手,便是世界顶尖级的超级实力唱将,就像是已故的男高音帕瓦罗蒂。



  以帕瓦罗蒂那样的高度,别说让他到好声音参加比赛,让他到好声音当一个导师,都有辱他在音乐界的身份与地位。



  只可惜的是,很多外家高手并不明白这个道理,他们觉得除了参加比赛的,全都是世界各地的顶尖好手,却不知道。真正意义上的高手,不屑于参加这种小儿科的比赛。



  所以,就更不用说叶辰这样的顶级高手了。



  正因为如此,眼前这个一脸大师风范的山本一木,在叶辰眼里简直就如蝼蚁一般。



  叶辰打量着他,笑着问:“这位先生,你凭什么这么自信的认为,伊藤菜菜子才是冠军呢?”



  山本一木满脸倨傲的说:“本人纵横散打搏击界多年,对散打搏击的体会,远超一般凡夫俗子,以本人的专业眼光来看,菜菜子是几十年难遇的超级天才,再加上有本人对她倾囊相授,她必将斩获冠军!”



  叶辰笑着说:“山本先生有些太过自信了,你凭什么就觉得你对散打搏击的体会就超过了普通人呢?而且你又凭什么觉得你的那点本事,倾囊相授就能打造出一个世界冠军?如果你所有的经验与本事,在武道一途上,只能算是二流三流,那菜菜子小姐跟着你学习,又怎么可能拿到世界冠军呢?”



  山本一木厉声道:“小子,我知道你有几分实力,但是你这么说话也实在是有些太目中无人了!”



  叶辰笑道:“是不是目中无人,相信你用不了多久就会知道。”



 说完,他看向表情惊愕的伊藤菜菜子,笑呵呵地说:“菜菜子小姐,你的根骨和经脉确实很不错,用我们中国传统武学的眼光来看,你的任督二脉已经打开近半,如果任督二脉全部打开,那你就有成为内家弟子的机会。”



  “任督二脉?!”伊藤菜菜子惊讶的问:“这是中国武侠小说上说的那个任督二脉吗?另外,什么是内家弟子?!”



  叶辰严肃的说道:“武侠小说也是基于传统武学创作的,就像里面提到的任督二脉,这个概念,不是武侠小说的作者提出来的,而是几千年前中国中医的老祖宗提出来的。”



  “至于你问的内家弟子,这么跟你说吧,你以现在的方式练习,哪怕再练习四五十年,当你跟这位山本大爷一样大的时候,你依旧没有真正迈入武学的大门,唯有打通任督二脉,再辅以内家高手传授内劲功法,才有可能成为内家弟子。”



  伊藤菜菜子又问:“那内家弟子的实力很强吗?”



  山本一木冷笑道:“菜菜子,不要听这个小子信口开河,所谓的内家外家,不过就是中国古代武术的一种骗人方法罢了,你记不记得我以前给你看过一些号称太极高手的中国老头老太太?”



  伊藤菜菜子:“记得”



  山本一木嘲笑着说:“有的老太太穿着一身白色的太极服,随手一挥就能打到十几个壮汉,更离谱的是,他们让十几二十几号人排成一排,一个老太太在前面轻轻打出一掌,便能将这一整排几十人全部打翻在地,看起来好像玄妙无比,但其实不过就是群众演员安排好的一场戏罢了!”



  叶辰微微一笑:“不可否认,确实有很多人打着内家弟子的旗帜招摇撞骗,但这只是一些骗子的个人行为,你不能因为有人靠这个行骗就否认这个东西本身的存在。”



  “对了,前段时间我在金陵遇到了几个号称日本空手道高手的家伙,他们是一个大人物的保镖,一个个把自己吹嘘的,好像天下无敌一样,但结果呢,这些人全部被我的朋友喂狗了,难道就因为这些人实力不济,我就会否认你们日本空手道吗?”



  山本一木一时间哑口无言,他不知道叶辰所说的这个故事,到底是否真实。



  一旁的小林次郎,表情却变得十分惊恐。



  他知道叶辰所说的,那几个日本空手道高手到底是谁。



  自己的哥哥小林一郎,一直有一个保镖团队,保镖全是日本空手道高手。



  但他们后来的下场,自己早就已经知道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