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域名投资交流 > 正文

听书.vip 25

vip 0

山本一木却不知道这些,他冷笑着说:“小子,你们所谓的太极和内功,也敢和我日本的空手道相提并论?告诉你,空手道,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搏击技巧,没有之一!比你们那种找演员演出来的太极神功,要强出十万八千里!”



  叶辰笑道:“山本先生,在下不才,学过一点点太极和内功,你若不信,敢不敢站在这里,伸出双手来接我单手一掌?”



  山本一木满脸倨傲的说:“我有何不敢?不过,若我扛住你一掌,我要你跪下来说中国功夫全是垃圾、而你,则是当代的东亚病夫!”

  

  “东亚病夫?”



  听到这四个字,叶辰脸上挂起了玩味的笑容。



  看来这个山本一木,果然很是嚣张。



  不过他对他自己的实力,似乎存在着什么误解。



  就凭他这种垃圾外家子弟,就算把皮肉功夫练到极致,也不可能是自己的对手。



  原本切磋鄙视两下倒也无妨,可没想到这个混蛋,实在是太没有体育竞技精神。



  竟然把东亚病夫四个字都搬了出来,那就实在是有些可恨了!



  于是,叶辰微微一笑,开口道:“既然山本先生想玩得大一点,那我们不妨把赌注放得更大。



  山本一木冷笑着说:“无论你玩多大,我都奉陪到底。”



  对山本一木来说,就算叶辰实力再强,也绝对不可能一掌就把自己击败。



  所以自己跟他打这个赌,无论怎么赌,自己都赢定了,所以也不在乎把赌注加得更大。



  叶辰便笑着说:“这样,我这个人做事是最公平、最讲原则的,既然你提到了东亚病夫这四个字,而我作为一个中国人,恰恰又最反感这四个字,那我们就不如打个赌,谁赌输了,赢的那一方,就用刀,把这四个字刻在输的那一方的额头上。”



  山本一木听完哈哈大笑:“小子,我本不想玩得这么绝,但没想到,你竟然自己找死。



  叶辰笑道:“找不找死的不要紧,大家都是出来混的,我既然敢说,就自然玩得起,你只要告诉我,你敢不敢玩!”



  山本一木没想到叶辰竟然这么刚,立刻冷笑着说:“我有什么不敢的?这么多人见证着,谁怕了谁就是真正的东亚病夫,来吧!”



  伊藤菜菜子急忙劝解道:“二位,一点小事,何必闹的这么不愉快呢。”



  说完,她看向叶辰,认真道:“这位先生,我师父脾气不太好,我替他跟你道个歉,他不该在您面前提及那四个字、伤了您的情感,还希望您不要介意!”



  山本一木厉声喝道:“菜菜子!虽然你贵为伊藤家族的大小姐,但为师的事情,不需要你插手,也不允许你插手!”



  伊藤菜菜子被他这么一呵斥,立刻抱歉的鞠躬说:“师父,对不起!”



  山本一木没再理她,而是看着叶辰,淡淡说:“在开始之前,我们要先说清楚,到底怎么样才算输赢。”



  叶辰点点头:“很简单,我就打你一掌,一掌之后,你只要能站起来,就算我输了。”



  山本一木暗想:“这里面可以钻的空子,可太多了!”



  “首先,他一掌就算打伤了自己一条腿,自己靠另外一条腿,还是可以站立。”



  “其次,他一掌就算打伤了自己两条腿,自己也可以靠着双手,攀扶其他的东西站立起来。”



  “所以,不管怎么玩,自己都是赢家!”



  于是,他倨傲的说:“既然如此,那便按你说的来,出手吧!”



  叶辰的嘴角微微上扬。



  他甚至不需要做任何准备,只是原地随手向着山本一木,打出了软绵绵的一掌。



  如果单纯看他这一掌打出的力道,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要跟山本一木友好的击个掌。

  

    但是,谁都不知道,叶辰的这一掌中,裹挟着强大的内劲与灵气。



  山本一木,看着叶辰这毫无杀伤力的一掌,几乎立刻嗤笑出声。



  他满面不屑的说:“就你这样一掌,还不如一个三岁的小孩子,老夫仅凭单手,便可将其”



  山本一木本想说仅凭单手,便可将其化解,可是化解两字还没说出来,叶辰的手掌刚刚挨到自己的皮肤,自己整个人就像是被一列高速行驶的火车迎面撞上,紧接着一股剧痛袭来。



  山本一木啊的一声,整个人便已经高速倒飞出去。



  这一飞便在空中画出了一条20多米长的抛物线!



  还没等他落地的那一刻,他浑身筋脉已经在空中被叶辰的灵气,震到尽数断裂!



  换句话说,在空中飞翔的那一段时间,他就已经从一个全日本公认的武道大师,变成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废人。



  紧接着山本一木轰的一声,重重砸落在地!



  在山本一木倒地的这一刻,他口中喷涌出一股已经雾化了的鲜血!



  只见一团血雾腾空而起,山本一木满面痛苦与惊恐的,试图站起身来,但结果却发现自己的手脚根本就使不上半点力气。



  他并不懂中国传统武学。



  否则的话,他一定立刻就能判断出自己现在的状态。



  如果用四个字来形容,那便是,经脉尽断。



  在中国传统武学里,一个人一旦经脉尽断,那就再也不可能摆脱废物两个字。



  跟高位截瘫不同的是,如果把人的神经比作错综复杂的公路网,那么从大脑前往整个身体的主干道,现在一个人的颈椎处。



  高位截瘫,等于是在颈椎处将主干道完全破坏,这样大脑和身体就无法产生有效沟通。



  而经脉尽断,则等于是将浑身上下,所有的神经也就是公路网,无论是主线还是支线,全部毁掉!



  此时的山本一木,便是后者!



  伊藤菜菜子眼见自己的师父,此时躺在地上动弹不得,满脸尽是极致的痛苦,急忙快步跑到他的跟前,紧张无比的问道:“师父,您怎么样了?您没事吧?”



  山本一木嘴唇微微颤抖,满眼惊恐的说:“我我我感觉不到我的四肢,感觉不到我的躯干,感觉不到我的一切我我废了”



  说完这话,山本一木两只眼睛,流出两行浑浊的老泪。



  他真没想到,自己在武道界纵横多年,最后,竟然落得如此惨烈的下场!



  伊藤菜菜子听到这话,吓得一阵发昏,随后急忙看向叶辰,脱口哀求道:“这位先生,求您救救我师父吧!我给您跪下了!”



  叶辰面无表情的说:“他的浑身经脉已经完全断裂,后半生只能是自求多福了!”



  说完,他迈步走到山本一木跟前,低着头,俯视着他,淡淡道:“山本一木,中国网络上有句流行语,叫求锤得锤,我不想废了你,可你偏要送上门求着我废你,那我也没办法了。”



  “另外,你不要以为这样就完了,我们的赌约才刚刚开始,我给你一分钟的时间站起来,如果你站不起来,那我们的赌约就是我赢了。”



  “既然我赢了,那我就要在你的额头上,刻下东亚病夫四个字!”



  在这一刻,山本一木吓得浑身颤抖起来。



  这是他这辈子,第一次从灵魂深处感到惊恐无比。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高手,甚至这已经远远超出了他对高手的认知。



  什么样的高手,才会有这样恐怖的实力,软绵绵的一掌竟然让自己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废人。



  关键是,他即便一掌就把自己彻底打成了废人,可他竟然还不满足,还要在自己的额头上刻下那屈辱至极的四个字。



  想到这里,他慌乱的哀求道:“先生,在下技不如人,被你废掉也是咎由自取,但求你给在下留一个最后的颜面,不要将那四个字,刻到在下的额头上,拜托了!”



  一旁的伊藤菜菜子也是噙着泪向叶辰鞠躬,声音急切又带着恳求的说:“先生,求您看在我师傅年事已高的份上,就给他一次机会吧!”



  叶辰看着伊藤菜菜子,反问道:“如果输的人是我,以你对他的了解,你觉得他会给我一次机会吗?”



  伊藤菜菜子便哑口无言了。



  她知道自己的师傅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不能说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但也绝对是一个说一不二的狠人。



  以师傅的性格,如果是他赢了叶辰,那他一定不会给叶辰任何求饶的机会。



  想到这里,伊藤菜菜子一下子不知该如何是好。



  她想继续求情,但是又觉得求情也起不到什么真正的意义。



  自己虽然不了解眼前的这个中国男人,但是自己了解中国和日本当年的那段历史。



  所以,自己也了解东亚病夫这四个字,是每一个中国人、每一个华夏儿女都深恶痛绝的存在。



  这么多年来,中国人自强不息,从当年任人欺负的封建社会,一跃成为全世界排名第二的大国、强国,十几亿中国人,几十上百年的努力,就是要摆脱东亚病夫这四个字,并且让中华民族重新崛起于世界之巅。



  在这种情况下,师傅竟然还要跟他用“东亚病夫”这四个字打赌,这不就等于是触碰了他的逆鳞吗?



  想到这里,伊藤菜菜子哭着说:“先生,我师父他年纪大了,本来也该安享晚年了,是为了我才重新出山的,他现在已经失去了行动能力,下半辈子必然会很辛苦,他已经遭受了很严厉的惩罚,就请您高抬贵手,不要再折辱他了。”



  叶辰瞪了伊藤菜菜子一眼,反问:“他跟我提东亚病夫四个字的时候,你怎么没想想,他折辱的不光是我一个人,而是整个中华民族?他以为我中华儿女,还是一百年前那么任人欺辱吗?”



  伊藤菜菜子心里咯噔一下。



  看来师傅这次真的把这个中国年轻人得罪到了极点。



  对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此时,三本一木的内心也十分惶恐。



  如果让他后半辈子躺在床上,他勉强还能咬牙接受,但如果让他额头顶着刀刻的东亚病夫,那真的是生不如死了!



  于是,他痛哭失声道:“先生,我愿意给您钱!很多很多钱!你把我毕生的积蓄全都给你,只求你放过我这一次!”



  叶辰笑了:“你再有钱,能有我的钱多?”



  山本一木忙说:“在下有将近1亿美元的积蓄,如果先生您肯放过我的话,我可以把这笔钱都给你,折合人民币也至少在五六个亿!”



  一旁的伊藤菜菜子也忙说道:“先生,如果是钱的问题,那在下也可以给您一个相对丰厚的数字,不如我也补给您一亿美金,您看如何”



  叶辰看了看山本一木,又看了看伊藤菜菜子,随后指着一旁吓傻了的小林次郎,说道:“你们俩问问这个小矮子,我有多少钱。”



  小林次郎双腿一个劲的哆嗦,结结巴巴的说:“叶叶先生,您有多少钱,在下真的不知道”的。



  “不知道?”叶辰笑道:“那你就直接告诉他们,光你们小林家族,孝敬了我多少钱吧。”



  小林次郎急忙说:“那个山本先生、伊藤小姐,把我们小林家族就孝敬了叶先生一百亿”



  “多少?”叶辰皱了皱眉:“怎么变成一百亿了?”



  小林次郎心里惶恐不已。



  其实整个小林家族给叶辰孝敬了110亿人民币,这其中有100亿,是爸爸小林正男活着的时候下令给他、用来购买药品专利的。



  剩下的10亿,是自己私下里给他、用来谋杀自己亲哥哥的。



  所以,他不敢把那10亿也收出来,便说了一个一百亿。



  眼见叶辰很是不满,他只能硬着头皮说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一时有点紧张,脑子有点糊涂了,其实我们小林家族一共孝敬给叶大师110亿人民币折合美金将近20亿”



  山本一木被这个数字吓得目瞪口呆。



  光是小林家族,就给这个年轻人贡献了110亿人民币?



  这到底是因为什么?他不就是个教练吗?有一百多亿人民币,还为什么要给秦傲雪做教练?!



  伊藤菜菜子也吓住了。



  伊藤家族虽然非常有钱,但是伊藤菜菜子毕竟还在读书,她从小到大通过各种渠道攒下来的钱加起来,也就只有五千万美金的样子,许诺给叶辰一个亿,剩下的五千万,还得想办法问家里要。



  可是她却没想到,叶辰竟然这么有钱!



  如此一来,花钱怕是也无法让他高抬贵手了



  此时,山本一木满心绝望。



  他看向叶辰的眼睛已经红肿起来,哽咽道:“叶先生,在下真的知错了,只求您高抬贵手,不要夺走在下作为一个武者,最后的一点尊严你我同为武者,相信您一定能够对我的感觉感同身受”



  叶辰笑了起来,说道:“不要嚣张的时候目空一切,扛不住的时候就哭着求饶,没用的,我这个人生平最恨别人侮辱我们的国家和民族,留你一条狗命,已经是你祖上积德了,不然的话,刚才那一掌,我就可以送你去见天照大神。”



  说罢,叶辰掏出手机,给洪五打了个电话,吩咐道:“洪五,来一趟金陵体育馆,是时候再秀一波你的人肉书法了!”

  

    山本一木听到叶辰打电话的内容,紧张不已的问:“难道难道还不是你来刻?!”



  叶辰笑道:“想什么呢?让我给你刻字?你也配?”



  说完,叶辰玩味一笑,继续说:“我这次找的,是我的一个朋友,他虽然没上过什么学,小学文化水平,不过东亚病夫这四个字,他还是会写的,到时候我会让他尽量给你在脑门上刻大一点,保你满意!”



  山本一木慌张至极,他还想说什么,这时候,组委会的工作人员跑过来,对伊藤菜菜子和秦傲雪说:“两位选手,比赛已经开始了,你二位各自的对手都已经在擂台上等候了,请二位抓紧时间赴擂台参加比赛,如果10分钟之内还不赶到比赛现场的话,我们就要视为自动弃权了。”



  秦傲雪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看向叶辰,问他:“叶大师,我是自己过去,还是您跟我一起?”



  叶辰笑道:“今天过来就是看你比赛的,我当然要跟你一起去了。”



  秦傲雪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山本一木,低声问他:“叶大师,那这边的事情怎么办?”



  叶辰笑道:“不用管他,让他在这躺着吧,谅他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说完,叶辰伸手在秦傲雪的后背轻轻拍了拍,嘱咐道:“待会比赛一定要好好打,千万不要让我失望。”



  秦傲雪急忙点头:“叶老师,您放心,我一定会努力的!”



  叶辰也没在,躺在地上的山本一木,以及他身边那个哭红眼的伊藤菜菜子,转身与秦傲雪一起走出休息区,前往比赛擂台。



  伊藤菜菜子此时守在山本一木身边,关切不已的问:“师傅。我现在联系救护车送您去医院吧!”



  山本一木急忙摆了摆手:“比赛要开始了,你赶紧去参加比赛,不用管我,不要因为我耽误了你的比赛。”



  一旁的小林次郎也急忙说:“是啊,菜菜子小姐,如果再不去参加比赛,有可能就会被视为弃权了。那样的话,你就失去夺冠的机会了。”



  伊藤菜菜子急切的说:“可是我也不能把师傅一个人丢在这里,他现在浑身上下都动不了了!”。



  山本一木脱口说:“菜菜子,不用管我,这场比赛对你来说非常重要,你一定要拿下冠军!”



  “可是您怎么办啊师父”



  就在伊藤菜菜子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小林次郎急忙献殷勤道:“菜菜子小姐,你今晚去比赛吧,山本先生就交给我了,我会带他去医院的,确保他接受最好的治疗!”



  伊藤菜菜子一脸恳求的问:“小林先生,能不能拜托您现在就带师傅回日本!千万不能让师傅被刚才那个叶先生在额头上刻上字啊!”



  “什么?!”小林次郎一听这话,顿时吓得脸色发白:“菜菜子小姐,你想让我偷偷带山本先生回日本?”



  “是啊!”伊藤菜菜子咬着牙说:“无论如何我都不能让师父蒙受那样的侮辱,哪怕是背上输不起的骂名,也不能任由他们在师父的额头上刻字!”



  说完,她看着小林次郎,认真请求道:“小林先生,拜托了!”



  山本一木听到这里,心中也立刻有了强烈的冲动!



  趁着叶辰不在,赶紧跑才能避免被折辱啊!



  哪怕自己以后再也不来金陵、不来中国、在日本夹起尾巴做人,也比额头上刻着东亚病夫四个字回日本悲惨过完余生要强得多!

  

    想到这里,他立刻用充满期待和恳求的眼神看着小林次郎,开口道:“小林先生这次就拜托你,帮老夫一回”



  小林次郎表情无比尴尬。



  如果菜菜子是求自己做其他的事情,自己当然会全力以赴,借此来博取她对自己的好感。



  但是,她竟然让自己从叶辰的眼皮底下,把山本一木偷偷送回日本去!



  这这不是要自己的命吗!



  他们不知道叶辰有多恐怖,也不知道叶辰的行事风格有多狠辣,但自己可是清清楚楚知道的啊!



  当初自己的大哥,就是在金陵折在了叶辰的手里!



  那时候,小林家族的私人飞机就在金陵机场,只要哥哥上了飞机就可以逃离金陵、回到东京。



  可结果呢?



  飞机确实回到了东京,但自己那个哥哥,却再也没能回去。



  不仅如此,小林家族还在叶辰身上损失了将近20亿美金。



  小林家族在日本也算是纵横几十年,什么时候遇到过这样的煞星!



  所以,现在就算打死自己,自己也绝对不敢得罪叶辰啊!



  伊藤菜菜子眼见小林次郎满脸尴尬,一直不说话,忍不住问他:“小林先生,请问你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吗?”



  小林次郎叹了口气,一脸坦诚的说道:“菜菜子小姐,不瞒你说,刚才那个叶先生本名叶辰,我我我”



  伊藤菜菜子追问:“小林先生,你别总是我啊我的,说说具体怎么回事啊!”



  小林次郎老脸一红,低着头嘟囔道:“我惹不起他啊”



  “啊?!”



  伊藤菜菜子和山本一木皆是一惊!



  两人做梦也没想到,如此爱面子的小林次郎,竟然会当着他们俩的面,坦诚的承认自己惹不起刚才那个叶辰



  看他的表情好像对叶辰很是忌惮、很是惊恐!



  小林次郎此时也顾不得面子了,他继续说道:“不瞒二位,全中国甚至全世界,我最不敢惹的,就是这个叶辰了,我调查过一些这家伙的光辉事迹,说实话,这个人简直就是一个魔鬼!”



  说着,他掏出手机,急忙翻出陡音,找到刘广刘铭父子二人当初的那段相声,脱口道:“你们看,这不是他第一次在别人的额头上刻字了!视频上这对父子,当初也是被他指使别人在这对父子俩的额头上刻下了这几个字。”



  伊藤菜菜子和山本一木均是目瞪口呆的看着视频上说相声的父子俩,看着俩人额头上,一个刻着穷吊,一个刻着穷吊之父,那模样,简直惨绝人寰!



  小林次郎在一旁心有余悸的介绍道:“据我调查,这一对父子便是相继惹怒了叶辰,所以才被叶辰刻了这些字,除此之外,叶辰还干过很多万恶滔天的事情,他的罪恶简直罄竹难书,如果我今天真帮山本先生逃离中国,先不说我们两个人能不能逃得出去,就算我们逃出去了,他也一定会变本加厉的都讨回来”



  看到刘广刘铭的那段相声,伊藤菜菜子和山本一木面如死灰。



  伊藤菜菜子终于明白,小林次郎说惹不起叶辰,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这种煞星,一般人怕是都惹不起,更关键的是,现在还是在人家的地盘上。



  此时的伊藤菜菜子一下子涌出两行热泪,脱口道:“要不我给父亲大人打电话,让他想想办法吧!”



  小林次郎好心劝道:“菜菜子小姐,就算你给伊藤先生打电话,伊藤先生也没有任何办法,哪怕伊藤先生立刻启程,从东京飞到金陵,这一路最少也需要两三个小时,可是最多再过半个小时,叶辰的人可能就到了,他根本就没有办法”



  伊藤家族虽然在日本很有实力,但是在金陵,他们的影响力微乎其微。



  别说是伊藤菜菜子,就算是她老爸伊藤雄彦来了,也很有可能直接被洪五的小弟乱刀砍死。



  这就是强龙不压地头蛇的道理。



  就算他在日本有小弟数万,能派到金陵来的又有多少?



  一飞机,撑死了也就坐个两三百人,这两三百人一落地,甚至根本就不需要叶辰出手,洪五的小弟就能把他们乱刀砍成肉酱。



  正说着,工作人员又过来催:“伊藤小姐,还有最后三分钟,如果您还不出场的话,裁判就要宣布您弃权了。”



  山本一木叹了口气,说:“罢了罢了,这可能就是我的命数吧,菜菜子,你不用再管我了,赶紧去参加比赛吧。”



  伊藤菜菜子哭着说:“师父,您现在这个样子,我怎么能去参加比赛呢!”



  山本一木说:“你在这里守着我也没有任何用处,你不能让我重新站起来,也不能阻止那个叶辰,让人在我的额头上刻字,相反,你留在这里还会导致比赛提前出局,你是我最得意的,我不希望你不战而退!”



  小林次郎也在一旁劝说道:“伊藤小姐,你还是赶紧去参加比赛吧,你如果赢得了比赛,山本先生还能得到些许安慰。”



  “没错!”山本一木厉声道:“你若是就这么弃权的话,那我便当这辈子没有收过你这个徒弟!”



  伊藤菜菜子听到这一席话,握紧拳头咬牙说道:“师父您放心,我一定会取胜的!”



  说罢,她立刻站起身来,快步走出休息区,直奔自己的擂台。



  此时此刻,秦傲雪的比赛,已经开打了。



  她这次对战的,是整场比赛的3号种子,来自巴西的乔安娜。



  这个乔安娜人高马大,肌肉爆发力极强,虽然这次比赛她是三号种子,但其实外界普遍看好她能够在这一次比赛中击败2号种子,拿到亚军。



  所以,没有人相信,秦傲雪能够击败这个亚军的热门人选。



  可是,令人大跌眼睛的一幕,很快出现!



  擂台上,乔安娜一上来,便对秦傲雪发动猛攻!



  她觉得,秦傲雪的实力根本不足为惧,自己如果想要保证足够的体力和精力,去应付后续比赛的话,最好的办法就是在最短的时间内将秦傲雪击败!



  只有这样,才能够最大程度保留自己的体力。



  可是,她做梦也没想到,这个秦傲雪,身体的敏捷程度,竟然高到匪夷所思的境地。



  自己在短时间内迅速向她打出数拳、数腿,可是这些凌厉快速的进攻,全部被她轻松躲避。



  就在她不明所以的时候,秦傲雪忽然打出一记凶狠的鞭腿!



  因为她的身体刚刚吸收过叶辰给的神药,而且还被叶辰用灵气,进行了些许强化与改造。

  

    所以,她这一道鞭腿,速度极快、力大无比!



  乔安娜根本没将秦傲雪这一记鞭腿放在眼里,因为她了解过秦傲雪的实力,知道秦傲雪根本不可能对自己产生太大的威胁,于是她便下意识的伸出双手去挡!



  与此同时,她内心深处已经做好了战术规划。



  双手挡住秦傲雪这一腿之后,紧接着便直接出右脚,蹬踏进攻她的右腿膝盖处,只要一击得逞,紧接着左腿一个神龙摆尾,应该就能将秦傲雪一脚放倒!



  可是,让她做梦也没想到的是,秦傲雪这一记鞭腿,竟然裹挟着乔安娜前所未见的恐怖实力!



  乔安娜的双掌、双臂,瞬时间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袭来,紧接着轰的一声,整个人便直接倒飞了出去,直接飞出擂台!



  现场的观众纷纷目瞪口呆!



  谁也没想到,名不见经传的秦傲雪,竟然一击便将3号种子打出了擂台!



  而且,此时的乔安娜受伤不轻,躺在擂台外的地面上,尝试了几次都没能站的起来。



  她的教练急忙走上前去,与她交流了几句,随后立刻对裁判说:“我们认输!”



  “认输?!”



  现场更是一片震惊之色!



  这这就认输了?!



  众人还从来没有看过这么快的搏击比赛,秦傲雪只出了一招,比赛就结束了。



  秦刚都有些懵逼。



  自己的女儿有几斤几两,他这个当爸爸的再清楚不过了,本以为今天女儿就算有叶辰叶大师的指点,女儿想赢这个乔安娜也会非常困难。



  但没想到,竟然赢的这么轻松。



  叶辰在一旁面带微笑的看着,他的表情并没有任何惊讶与震惊。



  因为他早就知道,现在的秦傲雪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



  她目前的实力,已经完全可以碾压乔安娜,甚至可以碾压1号种子、夺冠热门,伊藤菜菜子!



  刚才见到伊藤菜菜子的时候,叶辰已经大概看过她的实力,没有什么真正的强大之处,就是外家弟子那点功夫练到极致罢了。



  之前的秦傲雪,自然远不是她的对手,但现在她远不是秦傲雪的对手!



  而此时此刻,在另一个擂台上,伊藤菜菜子刚刚开始她的鏖战!



  她的运气很好,这次分到的对手,甚至不是排名前五的种子选手,实力比她弱了一大截。



  可是,因为她满脑子想的都是自己师父山本一木的伤势,所以有些心不在焉,战斗力也因此而受到很大的削弱。



  而且,她心里还不时浮现出叶辰的身影。



  虽然叶辰打伤她的师父,还要在师父的额头上刻字,让她心里很是愤怒,但她还是不自主的想到叶辰碾压师父的那一掌!



  那究竟是什么功夫?!



  为什么会有如此强悍变态的实力?!

  

    正因为脑子里一直在想事情,所以伊藤菜菜子被她的对手逼得连连后退。



  此时此刻的她,对这场比赛已经没有了先前的那种追求。



  因为她已经意识到,自己苦练这么多年的武学,在真正的高手面前,甚至敌不过对方轻轻一掌。



  这对她的自信心,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



  其实无论是谁遇到了这种事情,都会遭受巨大打击。



  被击垮的,不光是自己的自信心,还有自己长久以来的信仰。



  很长时间以来,伊藤菜菜子觉得自己距离武学的巅峰,也就最多20年。



  二十年后,自己一定能够成长为世界顶尖级的武学高手,甚至就像自己的师父山本一木那样,成为武学大师。



  可是,刚才叶辰让她意识到,原来自己心目中的武学大师,在真正的高手面前也不过就如蝼蚁一般。



  原来,自己这么多年,都是在坐井观天。



  现在,她才意识到,真正的武学世界,远超自己的认知。



  以前,自己以为,世界,不过就是这个世界罢了,最远的距离,不过就是从地球的这一端到地球的另一端。



  但今天她才知道,原来在这个地球之外,竟然还有一个太阳系、银河系,甚至整个浩瀚宇宙。



  在这一刻,她不禁又思考起了一个问题:自己究竟要多少年,才能够成长为像叶辰那样真正的顶尖高手。



  回想叶辰打出的那一掌,虽然将自己的恩师打成了废人,但是,那一掌在武学层面上对自己的冲击,俨然如皓月之辉!



  如此想着,她的注意力便更加的不集中。



  而她的对手,则趁其不备,连连进攻得分。



  第一局,伊藤菜菜子爆冷失利,台下观众一片哗然。



  谁都没想到,这次比赛的头号种子选手伊藤菜菜子,竟然在八进四的第一局,输给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选手。



  裁判宣布第一局结束的时候,对面的选手兴奋的欢呼一声。



  她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本以为必输的比赛,竟然出乎意料的拿下了首局。



  看来今天伊藤菜菜子的状态有些问题,不过,这正是自己的大好机会!



  伊藤菜菜子来到擂台边上的休息区时,大脑还是一片恍惚。



  比赛的输赢早已经不再重要,因为她的信仰已经发生了崩塌。



  这时,她的助理田中浩一满脸焦急的说:“大小姐,您不能这么消极啊!现在已经进入到淘汰赛的环节,如果您这一场比赛输了,那这一届比赛就到此为止了啊!”



  伊藤菜菜子苦涩一笑,喃喃道:“田中桑,你也见到了那位叶先生的恐怖实力,我与他比起来差距简直是萤火与皓月,你知不知道中国有一句古话,萤火之光,岂能与皓月争辉。”



  说着,她轻叹一声:“他的实力便像是夜空中明亮的皓月,而我不过是野外草丛中的一只萤火虫而已”



  田中浩一的表情也十分的感慨。

  

    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劝自己这位大小姐。



  因为他能够理解大小姐此时的心情。



  那个姓叶的年轻人实力实在是太恐怖了,山本一木乃是日本国宝级的高手,但是在他的手底下,竟然扛不过区区一掌,若换作自己是大小姐,这一刻恐怕也已经丧失了一切斗志。



  别说眼前这一场小小的比赛,就算是奥运会,似乎也变得黯淡无光。



  甚至,所谓的武学之道,也变成了一个笑话。



  他侍奉伊藤菜菜子多年,此时也不免为她感到心痛,便忍不住说:“大小姐,若您真的对这场比赛失去了信念,那我们便回日本吧!”



  伊藤菜菜子忙问:“田中桑,我师父呢?他现在怎么样了?”



  田中浩一支支吾吾的说:“刚才来了几个凶神恶煞的男人,为首的那个男人,用刀子在山本先生的额头上,刻下了东亚病夫四个字,随后山本先生想咬舌自尽,没能成功,被小林先生送去医院了。”



  “什么?!”伊藤菜菜子大惊失色,眼泪瞬间夺眶而出,脱口说:“我要去医院看师父!现在就带我去!”



  田中浩一点点头,说:“那我现在就跟裁判组说,我们放弃比赛。”



  “好!快去!”伊藤菜菜子已经满脸的迫不及待。



  在她眼中,山本一木是自己的授业恩师,若他再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自己这辈子也无法原谅自己。



  毕竟他是为了自己这场比赛,才跟自己一起来到中国,如果不是为了自己,他也不会遇到叶辰,更不会遭遇这些磨难。



  就在她准备放弃比赛、要赶去医院,看一看自己的恩师时,一个淡然的声音忽然响起:



  “既然参加了比赛,就要认真对待,岂能半途而废?”



  伊藤菜菜子循声望去,赫然看到,那个拥有恐怖实力的叶辰,正站在台下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



  她的心里顿时一慌,没想到叶辰竟然会来看自己的比赛,也不明白他为什么会来看自己比赛。



  其实,秦傲雪刚才就已经凭借一招赢得了比赛,所以此时的她,已经去更衣室洗澡换衣服了。



  叶辰闲来无事,便打算过来看一看伊藤菜菜子的比赛,却没想到这个伊藤菜菜子竟然输掉了第一局。



  不过他也看得出来,伊藤菜菜子输掉第一局是因为有心事,所以不能集中精力比赛。



  本来他还想着伊藤菜菜子能够迅速调整状态,然后从第二局开始扳回局面。



  但是他没想到,伊藤菜菜子竟然准备弃赛了。



  伊藤菜菜子看着他,想到自己那个试图咬舌自尽的恩师,心里忽然涌起一阵愤慨,一阵强烈的愤慨!



  她美目圆瞪,怒视着叶辰,高声斥道:“你这个坏人!为何要一步步逼着我的恩师不放?你难道真的想让他死才甘心吗?”



  叶辰面无表情的说:“小姐,我看你面相和气质,应该是一个从小经受良好教育的大家闺秀,并不像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刚才你师父山本一木和我之间的冲突,你全程看在眼里,我希望你扪心自问,这整件事情,是我逼着他吗?”



  “若他别那么骄傲自信、别那么盛气凌人、别那么目中无人、别主动用东亚病夫四个字来侮辱我,我又怎会与他一般见识?”



  “我们中国有一句古话,人间正道是沧桑!难道,在你这位大家闺秀的眼里,师徒之情,就比人间正道更重要吗?”

  

    面对叶辰的质问,伊藤菜菜子顿时哑口无言。



  ??先是眼看着叶辰说不出话,随后便是臊红了脸、羞愧难当。



  ??于情于理,叶辰说的都对,整件事情,说到底就是自己的师父求锤得锤,叶辰并没有任何错。



  ??惭愧不已的伊藤菜菜子,只能毕恭毕敬的向叶辰鞠躬:“叶先生,我一时冲动。请您多多谅解。同时也请您不要跟我一般见识。”



  ??叶辰这才轻轻点了点头。



  ??一定程度上,他也比较理解伊藤菜菜子。



  ??毕竟如果事不关己的时候,大家都能够做到客观公正,可一旦是想于自己有切实的利益关联时,便很难再做到绝对客观。



  ??这就好像别人的孩子犯错的时候,自己总是希望他能够得到足够的教训,可当自己的孩子犯错的时候,却又总是希望大家能够原谅他,再给他一次机会。



  ??山本一木是伊藤菜菜子的授业恩师,日本这个国家与中国的传统文化又是一衣带水的关系,两国人民都讲究尊师重道,所以,伊藤菜菜子对山本一木的尊重和维护,也是可以理解的。



  ??不过这也仅仅是可以理解而已。



  ??叶辰可以理解她的心情,但绝对不会因为她而改变任何看法和决定。



  ??于是,他语气平淡的说:“伊藤小姐,既然也是这次比赛的参赛者,那就要尊重这一次比赛,不要消极比赛或者是中途退出,否则,便是对武学的不尊重。”



  ??伊藤菜菜子颓然无比的说:“叶先生,阁下的实力,让在下真正意识到了什么才是真正的武学,跟阁下相比,在下的武学不过也就是初学者的水平,甚至可能连初学者都远远不如,更无颜在阁下的面前参加比赛”



  ??叶辰摇了摇头:“武学并非是一定要与他人一较高下,它不光是一种运动,也是一种文化和精神,难道实力差的人就没有资格学习武学了吗?难道就因为你的入学水平远低于我,你就可以心安理得的放弃这场比赛了吗?”



  ??叶辰微微一顿,又用更加严肃的语气,一字一句的说:“如果真的是这样,那我只能说,你根本就不热爱武学,你热爱的无非就是一个排名而已,当你觉得自己排名很高的时候,你就热爱武学;当你觉得自己排名很低的时候,你就背叛了武学!归根结底,其实你根本就不是一个忠实的武者!”



  ??伊藤菜菜子表情急促的脱口说道:“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我热爱武学!也是忠实的武者!我只是我只是”



  ??叶辰凌厉的问:“你只是什么?!”



  ??伊藤菜菜子被他这一声问的紧张不已,旋即惭愧无比的低下头去,放弃了继续为自己辩解,低声说:“叶先生您说得对是我错了我不该在这个时候放弃比赛!我不该在这个时候背叛武学!”



  ??叶辰嗯了一声:“好好比赛吧,我还希望傲雪能够在决赛和你相遇呢。”



  ??伊藤菜菜子目光顿时变得无比坚决,认真的点头说道:“我知道了叶先生!您放心,在下一定会奋战到决赛!与您的高徒好好切磋!”



  ??叶辰摆了摆手:“傲雪并非我的徒弟,她是我的朋友,或者严格意义上来说,她是我朋友的女儿,我只是这几天临时做她的教练,为她指点一二罢了。”



  ??伊藤菜菜子惊讶的问:“叶先生,您不是职业的教练吗?”



  ??叶辰笑道:“当然不是,我只是一个没有任何职业的无业游民罢了。”



  ??“无业游民?”



  ??伊藤菜菜子的脸上写满了震惊与不可思议。

  

    实力强大到匪夷所思的叶辰,竟然是一个没有职业的无业游民?



  ??就在她还想继续追问更多信息的时候,裁判走上擂台开口说道:“第二局比赛倒计时30秒!”



  ??叶辰便对伊藤菜菜子说:“你专心比赛吧,我先走了。”



  ??“叶先生您要走?”



  ??伊藤菜菜子的心里,忽然涌上了一阵失落。



  ??叶辰这时说:“哦对了,山本一木的赌约已经结束了。等他出院之后,就可以自由离开金陵了。”



  ??说罢,叶辰没有继续留在现场,转身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伊藤菜菜子盯着他的背影有些失神,一旁的田中浩一赶忙催促她:“大小姐,要上场了!您还继续比赛吗?”



  ??“比!当然要比!”



  ??伊藤菜菜子忽然之间好想找回了全部的斗志,她目光坚决、语气坚定的说:“我一定会挺进决赛,和秦傲雪面对面切磋的!绝不会让叶先生看扁了我!”



  ??



  ??叶辰到体育馆外面的时候,秦刚和秦傲雪已经在此等候。



  ??眼见叶辰出来,秦刚急忙上前,恭敬的说:“叶大师,没想到傲雪在您的调教下竟然有了如此巨大的进步,秦某实在是万分感激!”



  ??叶辰淡淡说:“秦总,你我之间不必如此客气,傲雪不光是你的女儿,也是我的朋友,这点小事,是朋友之间应该做的。”



  ??秦刚不由看向秦傲雪,无比感叹地说:“傲雪!看叶大师多疼你!你以后一定要听见叶大师的话,全心全意为叶大师服务,明白了吗?”



  ??秦傲雪毫不迟疑的大声说:“爸爸放心!傲雪愿此生追随叶大师左右、一切听从叶大师吩咐、全心全意报答叶大师的恩情!”



  ??叶辰笑着说:“你我之间不必如此客气,好好练习,打赢这次比赛拿到冠军就是对我最好的报答了。”



  ??秦傲雪无比认真的说:“叶大师,原本傲雪还没有把握能够拿到冠军,但是现在,傲雪已经有十足的把握了!傲雪现在的实力,比之前强大了数倍有余,这一切都仰仗叶大师您赐给傲雪的那颗神药,以及您亲自为傲雪引导药力的帮助!”



  ??叶辰笑了笑:“如果以后再跟我说话这么客气的话,那我就要考虑离你远一点了。”



  ??“啊,千万不要啊叶大师!”



  ??秦傲雪顿时急了,眼睛红红的说:“傲雪以后不跟您这么客气了还不行吗?您千万不要疏远傲雪”



  ??叶辰点点头:“记住你说的话,以后不要跟我这么客气了。”



  ??“傲雪一定谨记!”



  ??秦傲雪忙的答应下来,而一旁的秦刚开口说:“叶大师,不如移步家里吃顿便饭?”



  ??叶辰摆了摆手:“今天就不过去了,药厂那边还有点事情,我让魏亮请了一个代言人过来,要去见一见。”



  为了代言九玄胃散,顾秋怡带着自己的助理、保镖,一起乘飞机赶到了金陵。



  由于顾家是燕京排名第三的大家族,整体实力非常强,所以顾秋怡出门,一直都是搭乘自家的私人飞机。



  一方面是轻松便捷,而更重要的一方面,就是隐私性强。



  像她这样的大明星,无论出现在全国任何一个城市都会引发巨大的轰动。



  如果想要低调一些,就必须要避开媒体狗仔队以及粉丝的耳目。



  所以乘坐私人飞机就成了她出门的第一选择。



  飞机抵达金陵之后,魏亮便亲自前去迎接,将顾秋怡一行人,接到了九玄制药。



  原本,魏亮是准备先安排她们下榻在香格里拉大酒店,先休息一下,明天再聊工作的事情。



  但是,顾秋怡却坚持,要直接去九玄制药的药厂看一看。



  这是顾秋怡第一次代言药品,她本人对此十分重视,而且也十分谨慎。



  所以,她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要到这家制药公司的生产车间考察一下,看看到底是不是一家足够正规的公司。



  叶辰前往九玄制药的时候,顾秋怡已经开始在魏亮的带领下,考察起了九玄制药的生产线。



  九玄制药的前身是魏氏制药,魏氏制药又是一家市值几十亿的大型制药公司,无论是生产线还是生产工艺都已经达到了国内一流标准。



  再加上九玄胃散的药效,顾秋怡是亲身体验过的,所以也就更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于是,她当即便已经打定主意,愿意做九玄胃散的形象代言人。



  而她此时因脾胃失调而带来的不适感已经越来越强烈,而眼看着身边的生产线上,一包包的九玄胃散被飞速包装出来,于是她便问魏亮:“魏总,能不能先给我一些九玄胃散?我的脾胃近段时间以来一直都不太好,吃了一包九玄胃散之后,有了很明显的改观,不过那药效已经过去了,所以”



  魏亮认真道:“顾小姐,不瞒您说,我们老板有过严格的要求,在胃散没有正式上市之前,一定要对其进行严格的监督与控制,所以这件事情我也做不了主,要不那您等他来了,看看他的意思。”



  一旁的陈多多不满的说:“我说你们老板也太抠了吧?几包药而已,有必要这么小家子气吗?”



  魏亮急忙解释:“陈小姐您误会了,我们老板不是抠,而是谨慎,在我们的药品还没有正式上市之前,一定要严防死守,不能让机密药品有任何的泄露,现在日韩以及亚洲其他的药企,一直在模仿和剽窃中国的古汉方,这无形中给中医带来了极大的损失。”

  

    陈多多皱眉问:“你们老板是不是有被迫害妄想症?现在都已经是21世纪了,关于专利的法律非常严格,只要你们的药品已经申请了专利,就根本不用担心别人会盗用你们的配方。”



  魏亮摇摇头,说:“陈小姐还是有所不知,现在的医药行业,真正有严格专利保护、并且能够贯彻执行的,只有化学合成类药品。”



  陈多多问:“化学合成类药品?什么意思?”



  魏亮说:“化学合成的药品,都有严格明确的化学分子方程式,它的化学结构也十分稳定,比如治疗白血病的特效药格列宁,从化学结构上来说,它是甲磺酸伊马替尼,这是瑞士诺华公司生产出来的全世界,最畅销的肿瘤特效药之一,只要诺华公司将这个化学方程式申请了专利,那其他任何公司只要生产出成分一致的化学产品,就会被视为侵权。”



  顿了顿,魏亮又说:“可是,中药它本身不是一款化学产品,他是许多种不同的中成药材,用特定的比例进行搭配,从而起到治病的效果,这种配方很难申请专利,而且也很难被专利法有效保护,甚至也很难去告别人侵权。”



  “打个比方,板蓝根冲剂大家都知道吧?它的主要成分就是板蓝根和蔗糖,这种配方怎么申请专利呢?这种东西,只要配方泄露了,普通老百姓只要拿到配方,自己在家也可以做,药厂总不能把这些普通群众告上法庭吧?”



  陈多多说:“就算普通人侵权不能告,但起码药厂侵权总是能告的吧?”



  魏亮摇摇头说:“陈小姐,你想的太简单了,首先这种大自然本来就存在的东西,本身就很难申请专利,就比如几乎整个亚洲都以大米为主食,如果忽然有一天研究表明,大米饭可以用来治疗某种疾病,然后有一家药企,就要把大米饭拿去申请专利,国际专利组织根本也不可能给他通过。”



  “而且,就算是复杂的配方,虽然能够申请专利,但是被竞争对手破解的几率也非常大,就拿祛湿药方来说,只要在原本的基础上,稍微做一些调整,比如,剂量配比稍微变一下,个别药品替换成其他同类药材,就能够在不怎么影响药效的情况下,完美的避开专利。”



  “所以,归根结底,中成药的专利保护是很薄弱的,想最大限度的避免被人侵权,最好的办法就是先声夺人,让消费者认可我们的品牌和药品,这样,就算竞争对手仿制出跟我们差不多的药,我们也能够在消费者层面抢占先机。”



  “这就像云南白药,市面上和云南白药效果差不多的药品,其实有很多种,它们的成分和配方也基本上大差不差,但是因为云南白药出名较早,而且在老百姓群体中,有有很好的群众基础,所以那些仿制药品也伤不了云南白药的根基。”



  陈多多撇撇嘴:“你说这么多,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你们这个药方,是不是也是从中国古汉方里找来的?这是不是等于说,你们也是在剽窃老祖宗的成果?”



  魏亮摇摇头:“这个我还真不清楚。”



  “你不清楚?”陈多多更是纳闷,追问他:“你自己生产的药,药方从哪来的,你自己不清楚吗?”



  魏亮很是认真的说:“药方是我们老板出的。”



  “你们老板?”陈多多惊讶的问:“老板是医生吗?”



  魏亮脸上带着无限的崇敬,感慨道:“我们老板,乃是人间真龙、当世华佗!”



  “切!”陈多多不屑的说:“少在这吹嘘,什么人间真龙、当世华佗,现在还真有人敢叫这些称号啊?”



  魏亮见陈多多对自己老板有些不屑,顿时义正言辞的说道:“陈小姐,你可以看不起我,但是绝对不能看不起我老板,如果你跟我老板接触久了,你就知道我所说的一切,绝非虚言。”



  陈多多撇了撇嘴,还想再说什么的时候,身边的顾秋怡一把拉住了她,叮嘱道:“多多,出门在外不要这么无礼,我倒是相信魏总所说的,若是一个人能研究出九玄胃散这么神奇的胃药,单凭这一点说他是当世华佗也没什么不对。”



  陈多多吐了吐舌头:“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不跟他抬杠了,本来还想逗逗他呢。”



  魏亮一时语塞,没想到这个女孩是故意跟自己抬杠。



  他好歹也是个大老爷们,发现自己被一个女人耍着玩儿,心里多少也有一些郁闷,不过一想到这个女人是顾秋怡的经纪人,于是他也只能将郁闷深深藏在心底。



  这时候,车间主任快步跑了过来,对他说道:“魏经理,叶总来了!”



  话音刚落,叶辰便已经换上了一身无尘服,迈步走进了车间。



  他进来的那一刻,顾秋怡看到他的脸,一下子有些呆住。



  她低声问身边的魏亮:“这个男人就是你们的老板?!”



  魏亮点点头:“是的。”



  “他叫什么?!”



  魏亮说:“叶辰叶大师,怎么了?”



  顾秋怡整个人如遭雷击,而一旁的陈多多却撇着嘴说:“哪有人的名字是五个字的?还什么叶辰叶大师,那我还叫陈多多大美女呢!我六个字,比他还多一个!”



  顾秋怡忽然怒斥一声:“多多!不得无礼!”



  陈多多惊了。



  她从来没见过顾秋怡跟自己生气的样子。



  可是现在的顾秋怡,明显已经动怒了。



  其实,陈多多不只是顾秋怡的经纪人,还是顾秋怡的表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