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米友交流 > 正文

抄底?长生生物的游资玩嗨了

vip 0

长生生物是一家生产疫苗的医药公司。很多人打的防疫针都是长生生物制造的。本来,这个生意是极好的。

2018年7月15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通告称,国家药监局在对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开展飞行检查中,发现该企业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生产存在记录造假等严重违反《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行为,对此责令吉林食药监局收回该企业《药品GMP证书》,并责令狂犬疫苗停产。7月22日,国家药监局负责人介绍长春长生疫苗案件:责令停产、立案调查,组织对所有疫苗生产企业飞行检查。

8月16日晚,长春长生问题疫苗案处理结果公布,6名省部级官员受处分 1人被中纪委调查,另对35名非中管干部进行问责。此后,湖北省也跟进对武汉生物公司效价不合格百白破疫苗问题相关领导干部问责。

自疫苗事件爆发以来,ST长生不仅信誉破产,而且市值大跌、被处以巨额罚款,如今更是半年报“难产”,并在停牌前遭遇大量游资炒作,这个老牌企业,似乎正一步步走向了退市的边缘。专业人士指出,目前ST长生面对诸多政策、资金等方面的退市风险,最终很可能被退市,但也不排除解决问题疫苗后续事宜之后被重组的可能。

华夏基金公告,自8月24日起,旗下基金对ST长生按照0.00元进行估值。平安大华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公告称,经与托管人和会计师事务所协商一致,决定自8月24日起,对公司旗下基金所持有的ST长生股票进行估值调整,估值价格为0.00元。长城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公告也表示,自8月24日起,本管理人对旗下证券投资基金持有的“ST长生”进行估值调整,估值价格调整为0.00元。

在经过32个一字跌停后,8月30日,ST长生开盘封在33个跌停上,刷新A股连续跌停纪录。不过15分钟后,买盘大幅进场,成功撬开跌停,并直线拉升至涨停,实现“地天板”。

虽然盘中长生生物多次打开涨停,但仍有不断涌入的资金将其推升至涨停位。截至收盘,其股价仍维持在涨停板的位置,即3.43元;在买一的位置,有770万股买盘等待成交。光一上午,长生生物就成交了4.6亿元,换手高达35.39%。

8月30日晚,ST长生公告称,无法在法定期限披露半年报,9月3日起将被实施停牌。若公司在9月3日之后的两个月内仍无法披露半年报,公司将自11月5日(含当天)起复牌,同时将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8月30日上午,长生生物成交额高达4.6亿元,换手高达35.39%——这意味着,2.5万长生生物股东结束了噩梦,可以套现离场。不过“赎身”的代价是惨重的,按照其跌停前24元左右价格计算,长生生物市值蒸发了205亿元,蒸发比率高达86%。即便剔除高俊芳家族的持股,股民平均损失也高达53万元。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一位名叫“杨红”的大户,在2017年一季度买入长生生物616.8万股,到今年一季度又加仓740万股,其持股总数达到1312万股,粗略计算其动用的总成本大概在2亿元。如果Ta没有在7月13日之前减持(之后长生生物连续跌停),其损失数额将高达1.5亿元左右。

根据深交所数据,截至7月10日,ST长生共有股东24817户,也就是说约2.5万股民被严重套牢,并浮亏惨重。如果ST长生最终退市,股民维权也是ST长生面临的一大问题。皮海洲在其微博上发布观点称,除了罚没款需要用于赔偿投资者之外,还需要用高俊芳等有关责任人名下的股份及其全部财产来赔偿投资者损失,直到主要责任人倾家荡产。但是由于股民数量众多,最终赔偿问题如何解决,还需要监管部门与政府部门以及司法部门联合解决。

长生生物作为一家明星公司,其股价坍塌,影响的绝不只是股东,还有债权人。在这些债权人当中,兴业证券无疑是陷入最深的。它曾给高俊芳之子张洺豪借款6.3亿元,张洺豪以长生生物1.67亿股股权作为质押,这其中有7336万股是追加质押的股份。以最新股价计算,这1.67亿股仅价值5.73亿元,并且早在7月份就已经被深交所进行限售处理即便股价开板,兴业证券也无法通过减持的方式兑现自己的债权,甚至可能会归0。

近日银河证券对ST长生的股东祥升投资提起仲裁,祥升投资质押ST长生1900万股,到期未进行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因此银河证券要求对方偿付合计5468.46万元。这一追债无疑使得ST长生资金更加雪上加霜,难以为继。

有基金人士告诉记者:“基金一般会对有退市风险的股票给出0元估值,并且认为该公司清算价值不大。”

从机构动向来看,截至6月30日,依旧有75家基金持股ST长生,占流通股比4.74%,占总股比2.45%。并且资料显示,近期并没有机构大幅割肉,相反根据数据线显示,截至4月11日,在疫苗事件爆发前曾有机构大量买入,机构专用买入额度超过5000万元。随着事件曝光,ST长生陷入连续跌停,机构席位不管是买入、还是卖出,成交金额均非常少,多家机构依然被深套。所以综合各方面的情况,ST长生退市风险很大,参与ST长生的交投明显属于一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博傻游戏。

但就在这样一个背景下,ST长生股价居然风云突变,从8月30日9点54分开始,两分钟的时间内,该股从跌停拉升到涨停,并最终封在涨停板的位置上,实现“地天板”的大逆转。当天的成交量达到1.51亿股,成交金额达到4.91亿元,换手率达到37.33%,引起市场舆论一片哗然。从当日的龙虎榜数据来看,财富证券杭州庆春路营业部、中信证券上海东方路营业部、平安证券江苏分公司等机构利用游资意图“火中取粟”,前五名机构买入均在400万元以上,并且有大量散户跟风。而公司股价在8月31日再度一字跌停。异常波动引发市场及监管层的高度关注。皮海洲指出,在8月31日的交易中,ST长生股票全天处于“一”字跌停的状态,当天出逃的资金为0.93亿元,上一个交易日追进的资金至少有4亿元被套牢在了ST长生股票上。而9月3日ST长生停牌,这也意味着8月30日追进去的资金出逃机会更加渺茫。

分析人士告诉记者,“炒差赌重组”一直是A股市场的顽疾之一,此次ST长生上演“末路狂奔”,很可能是游资带动下的跟风短线博弈。“博傻和炒差往往意味着高风险,投资者还应坚持理性投资,价值投资。”

ST长生最终是否会退市还依旧是个未知数,疫苗等临床生物制剂的生产关乎国人的健康与生命安全,而目前我国在整体疾控疫苗生物制剂生产体系中,像ST长生如此规模的国内企业并不多。所以有专业人士指出,对于ST长生,退市并不只是唯一的途径,在解决问题疫苗所引发的一系列后续相关事宜后,对其进行重新整合重组也是一种处理方式。

分享到: